EcoLuo°☆喜歡倔強美人

**我喜歡沖田總司**
*清安、堀安 安定右,清光左
**大天狗右推 茨狗/崽狗/博狗
***ナンバカ6902&1115夫夫大好き

來自灣家的小廢物😂😂😂
https://goo.gl/OGuON5 (自我介紹)

[二創/ナンバカ/ 6902 ロックxリャン]在本家玩BZZZ的20字微小說

Envy

Rock用近乎祈求的口吻告訴他心愛的青年:「別說中文,好嗎?」


Crazy

「太瘋狂了。」梁不僅一次這麼想,但他依舊褪下黑色褲子,坐到男人的腿上。

Episode Related

Rock只覺得鼻酸與氣餒,關於心愛之人的過去是由別的男人口中得知。

Boredom

自此,梁打發無聊的方式,多了新選項——替Rock整理亂七八糟的辮髮。

Crime

食欲與性慾大概是一樣的,Rock心想,就如同喜好美食,他也喜歡美人。

Death

梁以為經歷過那段日子,自己對於死亡已十分熟悉,直到心愛的他離去時,才知道死亡根本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。

Fantasy

Rock以輕柔的力道不斷揉捏著梁的胸口,在失去意識之前,只聽到對方低沉地說了句:「別作夢了。」

Fetish

Rock忍不住一摸再摸眼前那片墨青色,惹得懷中的人兒陣陣輕笑。

Future Fic

瞇起雙眼,梁看著照片勾起記憶中模糊又懷念的景色,或許那裡有著他與他的未來。


Faith

他對他解釋需要履行與朋友的承諾,而他只是對他說:「我等你。」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20字太難了(噴
這個圈子冷啊……跪著求太太們一起萌了。゚ヽ(゚´Д`)ノ゚。

[二創/ナンバカ/ 6902 ロックxリャン]只是個關於出梁出獄的小段子

01.
看著十三棟的大門,梁忍不住嘆了口氣。
「怎麼了?在捨不得嗎?」奇伊回過頭,語氣還是一如既往地輕描淡寫:「嘛,這裡的窯烤披薩的確是十分好吃啊。」
「嗯。」輕輕地應聲,身穿紅色連身服的清秀男子抬起步伐,跟上走在前方的夥伴們。
明天,是他們出獄的日子。


02.
「吶吶——阿一!我們明天可以去送行嗎?」青年隔著窄小的鐵欄杆開朗地笑著。
「當然是不行!身為囚犯就給我安分地關在牢裡!」
「啊——阿一最小氣了!」Uno嘟起嘴誇張地嚷嚷:「不然明天我們自己出去好了,對吧,Jyugo?」
「渾蛋——別再給我增加工作量了——」
Niko忍不住用頭頂了下坐在他身後的Rock:「哈哈哈哈——Uno跟Jyugo又被阿一處罰了呢!」
然而,Rock並沒有回話。Niko滿臉狐疑地看著Rock。
「Rock?」
「沒甚麼!」高大的青年說,嘴角不知道為什麼勾出一抹弧度:「明天去送行吧。」


03.
多少年沒有踏上母國的領土。看著自己即將搭乘的輪船,胸口湧上一股悶熱,這就是主任常說的「近鄉情怯」嗎?
「好好保重啊,不要再回來這裡啦。」悟空猿門說,他抹抹鼻子掩飾濃重的鼻音。
「是的,也請您保重。」梁在胸前作個揖。
還有十分鐘。梁的眼神忍不住凝視猿門身後,緊閉的大門。


04.
「阿一是魔鬼!魔——鬼——」
「給我閉嘴!第五棟的事情干我們十三棟甚麼事?給我認真工作!」
雙六一重重地往Uno頭上敲了一拳,接著別過眼神,瞪向Rock。
「不能夠專心嗎?」
「啊、不……那個……」被這樣質問,Rock趕緊拿起槌子,卻發現自己沒有帶上釘子,他咕噥道:「抱歉啊阿一,我忘記拿上釘子了。」
「從左邊大門出去。」
「耶?」
「我說,從左邊大門出去。」雙六一不再看著Rock:「小倉庫的庫存沒有了,從左邊大門出去找星太……」
匡噹一聲,槌子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「渾蛋!不要摔工具啊——」
「阿一真是溫柔呢……」不一會兒,Uno頭上又多一個紅通通的腫。


05.
趕上了。
Rock握著他清瘦的手腕,胸口劇烈起伏著。
「Rock?」
「要、要走了嗎?」
「嗯。」他點點頭,牡丹色的眸子閃過一層霧氣。
「那……多保重啊。」
「你也是。」
Rock沒有放開他,就這麼僵持著。
「Rock,我該走了。」
「啊、對、這樣啊……抱歉。」這才鬆了手,Rock低頭瞪著鞋尖。
有個柔軟且溫暖的東西湊了上來,和著一點點紅豆沙的氣味。
「我打算在成都開一間餐館。」他輕輕地說。
等Rock回過神來,輪船已經駛離岸邊了。
「喂,69號,回去了。」悟空猿門說:「搞甚麼啊……笑成這副德性。」


06.
「我看到囉。」
「住嘴。」
吳巴憋著笑:「真不像你啊,梁,已經分不清楚你眼窩的顏色跟臉頰的顏色了喔。」
聽聞,梁用寬大的袖子遮住自己的臉。
似乎,有點做過頭了。梁忍不住回想。
「有好好傳達出去真是太好了呢。」奇伊說:「啊……怎麼有種嫁女兒的噗哇!」
「閉嘴,人渣。」
「痛痛痛痛痛——好兇啊……」原本想要繼續抱怨的句子,在看到對方的表情時全堵了回去。
啊,彷彿是綻放的牡丹呢。奇伊心想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忍不住……寫了……(二哈 
有沒有人也吃啊……跪求勾搭啊(閉嘴

繼續廢話>>>
Rock是那種與梁在第五棟運動時間見面很多次之後,才發現對方小露性感的衣服。楞著問為什麼男人穿這樣的衣服,被梁白眼,說這是他們族人的傳統。
Rock由衷感謝這個傳統(不

我想猿門之後也會問一樣的問題,梁還是一樣的回答並且覺得莫名其妙。然後,不小心看到豬里的小黃書後,瞬間明白兩個人提出的問題。(吳巴:笨蛋。)

令人絕望的是,梁只有這一套修練服(爆笑
工作的收入都用來買蛋白質粉了XDDDD

茨狗同人合志《择木而栖》一宣

不分享一下對不起自己的良心!!!
壯大我茨狗圈!!!!!!!!!!

三月下凉州:

让大家久等了。茨狗粉们的情人节礼物——茨狗同人合志一宣来了!45days刚刚结束,大家是否还意犹未尽?没关系,太太们将带着全新的图文再次和大家见面!一起来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太太吧!同时请大家参与印量调查:择木而栖印调

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,未来的路,一起走吧!




[二創/陰陽師/崽狗/現代學園PARO]還沒起好名字之後起

*狗子是高中國文老師的設定
*崽是萬人迷寮妹大師的高中生設定
*小白是狗子撿回來的寶也是崽的同學的設定
*只是小段子,有後續
*後更有黑白與自創的角色出沒
*會燉肉,雖然是以後的事情

(前言寫很多還是趕緊上菜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誰也沒料到一個小小的旅行給了大大的驚喜,當作是工作之餘的休憩,大天狗難得出了趟遠門,就給他帶回一隻白白嫩嫩的嬰孩,也不是特意去孤兒院裡撿的,只是恰巧在某個不具名小村莊的火車站裡找到。

可能是年輕的女子生了發現養不起吧,看著也怪可憐的,就這樣抱回去,給孩子上了戶籍,替他取一個跟外貌相符的名字——白。當然,知道孩子原本名字叫做「月白」也是之後的事情。


逝者如斯,轉眼間白就長得與大天狗一般高,到了上高中的年紀,乖巧聽從養父的指示,考進大天狗就職的高級中學。

「大天狗先生,您覺得這套衣服好看嗎?」白有些不自在地拉了拉襯衫領口,正式的服裝不是沒有穿過,但是這所學校服裝儀容管得特別嚴苛,想到接下來三年都得包得密不透風,就使人有點壓力。

「嗯,恰好合身。」這已經是大天狗能夠稱讚他人的極限,高傲如他,好似多說一句「好看」都會使他臉上無光。

白也清楚這位養父的性格,臉上浮現輕鬆地微笑,拿起書包便離開了家。學生要比老師早點兒到校,先去禮堂集合準備入學典禮。

好不容易從人群中找到自己的班級,白一個人靜靜站在一角,不同人說話,他是生性有些怕羞,初中時也就沒有甚麼交好的朋友。這時候,後面有隻手拍拍他的肩,猛然一回頭,是位容貌俊秀帶有些狡媚的男同學,「同學早安啊。」他朝氣地說。

「早安。」

「看你一個人,我也一個人,不如我們做個伴吧?」對方笑嘻嘻地,也不等白答應,就逕自站到白的左手邊,「哇——人真是多啊,可愛的女孩兒也多。」

白底心恐怕這來者是個輕浮的人,反正也不影響,頂多自己不答話,對方自討沒趣就會離開。哪知道這位新同學就這樣賴著不走了,一張嘴霹哩啪啦說個沒完,從學校制服太死板不想要扣扣子,到中午沒帶到便當不知道食堂伙食豐不豐盛,總之一個人也說得起勁。

「同學,都忘記問問你的名字了,我是妖狐……」來不及說完,就被台上的騷動打斷,白與妖狐定眼一看,只見大講台上是個面容清雅俊逸,看上去不過二十五年頭的青年。

是自家的養父。白心裡有點捉急,要是知道大天狗今天是典禮的司儀,他出門前應該先給他找套更得體的衣服穿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先到這裡!!! 後續等我慢慢寫!!! 考期末忙著浮上來呼吸下空氣。





配張我家小白的精美圖,以後大概是這樣的畫風。

入了新坑之後馬上掉冷CP、逆主流,我也是很醉,刀劍的圈子也冷,看來還是多買幾件冬衣禦寒吧。


[二創/陰陽師/茨狗] 隨手一個小段子

*超短 

*史料參考有 

*OOC(?


「瀬をはやみ 岩にせかるる 滝川の われても末に あはむとぞ思ふ。」


那是某夜裡撞見的。完了酒席,正打道回房的茨木童子搖搖晃晃地走在緣廊邊,夜空低低掛著一彎殘月,亭中有棵孤拔的枯木,那孤拔的人兒也站在上頭。

腦袋渾渾噩噩,直聽到那清疏淡雅的嗓子便醒了,如墨的羽翅映著月光彷彿染上波浪般。

「和歌?」茨木童子喃喃,一雙紅目瞇得更加細長,「沒想到你還喜歡這種玩意。」


大天狗也沒搭理他,淡色的眸子望著遙遠那方,卻映不出任何實像。這樣寂寞的夜,正好用來回憶曾經的光陰。
人生在世不過百年,而他得到的與失去的都太多,化為妖形,渴望力量,也只是一種惘然。口口聲聲的正義也成了孩子的家家酒。

或許只是一廂情願吧?所以在今晚想起了過去所作的和歌,一曲清亮,而一心感傷。


「據說和歌都是小情小愛,這樣的東西,我不明白。」茨木童子悶悶地說。


「這話可言之過淺了,鬼族。」大天狗悄悄地落在地上,回過身看著紅色的鬼。

「如同淺灘的波濤,人類只是曇花一現。」他這樣說,嘴角浮現笑意。
但即使身為曇花,也是開放過的美,有了終點才不顯得徒然。


「正因為如此,吾才能遇見你。」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和歌的粗略意思:淺灘的水流較快,所以被中途的岩石所阻,暫時分成左右兩道,但最後還是會再和而為一。我的戀情也和這流水一樣,及使遇到阻礙而暫時分開,但最後一定還是會再相逢。

想要寫寫保有人性的狗子(?
我要說,狗子再怎麼二貨,也是個懂和歌的天皇二貨,最風雅的二貨!!!(供三小